美丽的日本寺庙
    
      一个民族或者一个国家,或多或少,总有着自己的神话和传说,日本自然也不例外,成书于和铜五年(712年)的《古事记》,是日本最古老的史书,其上卷即为日本及日本人的由来的神话结集,相关的传说很有意思,不妨归纳转述一二:

    天地初分之时生成了许多神,其中有一位伊耶那岐神,另一位伊耶那美神,两人本是兄妹,他们把天帝赐予的琼矛插入大海中,提矛的时候,从矛尖滴下的海水化为一岛,这个岛就是日本……
    创制了国土后,伊耶那岐神与伊耶那美神二神又生下众多掌国土以及山川草木等的诸神,最后,伊耶那美神因为生了火神而死去。伊耶那岐神思念妻子,特地下到黄泉之国找寻亡妻。而此时伊耶那美神已身染死秽,面目腐烂狰狞。伊耶那岐神受惊而逃,伊耶那美神对丈夫的这种态度大为恼怒,紧追不舍……
    逃脱之后的伊耶那岐神跳入清净的海水中清洗除秽,当他清洗左眼时出生了天照大御神,清洗右眼时出生了月读命神,洗鼻子时出生了须佐之男神……
    伊耶那岐神派天照大御神掌管天界“高天原”;月读命神掌管夜之世界“夜之食国”;须佐之男神统治海之世界“海原”;这样三神开始统治世界……
    然而,统治“海原”的须佐之男神,因一直怀念母亲伊耶那美神而日夜啼哭,荒废治理,恶神妖怪由此肆意横行。其父伊耶那岐神大恼,决定放逐他,可须佐之男神谎称要去黄泉之国,临走前升到“高天原”与天照大御神告别。天照大御神看透弟弟欲夺天国的居心,准备迎战。却又被骗过,须佐之男神续而大闹“高天原”,毁坏田畔沟壑,还在诸神进食的宫殿随处大便.还把剥了皮的马匹扔进纺织衣物的织女房,导致织女受惊而死……
    遭此事变,天照御大神不愿再统治天国,躲到了天之石屋户里不肯出来,由此,高天原和下界一片黑暗,各种灾火害丛生,“高天原”的众神不知所措,聚集商议对策时,有一位大神半裸着身子跳起滑稽的舞来,引得八百万神众大笑不止。被惊动的天照大御神好奇地将石屋户打开一条缝以探究竟,此时,另有个大神一把打开石屋门,把天照御大神从里面拽出。这样,高天原下界又恢复了光明……

    中国的上古神话,无论是刑天的“以乳为目,以脐为口,操干戚而舞”,还是“夸父追日”、“精卫填海”等等,多给人以悲凉激荡之感,而读《古事记》里的这些日本神话,总让人不禁莞尔,身为诸神之首的天照大御神,遇乱竟是负气闭门不出,而堂堂“海原”须佐之男神胡闹的方式,竟然是随处大便——全不像让人敬畏的大神,反而更像稚气的孩童,这里不得不说一句,日本无论是上古神话,还是后期的雅俗文学,其多有一种滑稽幽默的成份,这是中国类似作品所没有的,当然,这是题外话,回转过来继续说日本,之所以要引述《古事记》,无非是想说明日本国民固有的基层信仰,而这种基层信仰,正是天照大神为首的统帅日本全土“八百万神众”的神袛信仰。
    相关神话还记载,被驱逐的须佐之男神的子孙大国主神征服了日本全国把国土献让给了天照大御神,统治下界日本国土的天皇,传说就是天照大神的直系后代,而日本天皇,又是万世一系,代代相传、从未中断,那么日本国民对待其天皇的感情,或许也可以从中窥见一斑吧。

   《古事记》成书后八年的养老四年(720年),由舍人亲王编撰《日本书纪》也成集现世,其与《古事记》,是日本最早古史的双壁,是书分为三十卷,第一二卷为神话时代的历史,其余各卷为历代天皇的编年纪事,从第一代神武天皇开始,止于三十三代推古女皇,作为史书,《日本书纪》的早期记载极不可信,初代神武天皇的年代(公元前660年),竟是根据中国谶纬思想推算出来的,很多天皇只有名号而无史事,不过,这样的书并不必一定要用历史学家的眼光去看待,若是把《日本书纪》当作一部神话传说集,这书也同样大有价值,比如其开卷叙述天地开辟,曰:

   “古天地未剖,阴阳不分,混沌如鸡子,溟涬而含芽,及其清阳者薄靡而为天,重浊者淹滞而为地,精妙之合抟易,重浊之凝竭难,故先天成而地后定,然后神圣生其中焉。”

    这些话显然是中国远古神话影响下的言辞,而《日本书纪》神代卷的开头,更是原封不动的抄录《淮南子》,不过其中更有影响日本人至深的神话记载,天照大神对其子孙说:

    “苇原之国(日本),是吾子孙可王之地,宜尔皇孙就而治焉,行矣,宝祚之隆,当与天壤无穷者矣。”

     这是历来日本民众认为天皇是半人半神的信仰基础,也是日本皇室万世一系的根本维系所在。
 
日本国宝,奈良国立博物馆藏平安时代(9世纪)临摹本《日本书纪》残卷。
       《日本书纪》除了帝纪、旧辞外,外广泛利用了诸氏家志、个人日记、政府文书、百济史书和大量的中国古籍,具有浓厚的日本国家历史的意味,所以一向备受重视,自成书以来,不断有人临摹,上图即为现存最古老的摹本。
   
    在诸多日本人看来,世间的山川草木都有神灵,另外,各种英雄人物及死后的祖先也都是神灵,这种信仰起源很早,从日本古坟时代的诸多宗教及祭祀遗址中都有相关的考古发现,这些都是古老民族带有巫术色彩的原始信仰,先民通过不断的拜神祭神,祈求众多神灵的佑护和赐福,比如一年中的春秋二季,从事农耕的民众总要召唤神灵,供奉饮食并歌舞作乐来和悦神灵以求风调雨顺、安康幸福,这种祭祀一开始为大型的公共祭祀,后来逐渐也有了家族个体的祈福朝拜,现实中的一些山川、石树、剑玉等物体,也被视为神灵的象征,在这种神袛信仰的基础上,出现了固定的祭拜朝拜的场所——神社。
 
成立于公元5-6世纪,日本最为古老的神社——出云大社。
 
日本最为著名的伊势神宫
 
伊势神宫内宫——祭祀天皇祖神天照大神之处。
        需要说明的是,现今遍布日本全境的诸多神社,都不同程度地收到了佛教影响,与最早先的神社有着极大的不同,有关神社有待专篇,这里从略。

   《日本书纪》记载,钦明天皇十三年(552年),百济圣明王派遣使者到日本,献释迦牟尼金铜佛像一躯幡盖经论等,谋求与日本联合,共同抗击来自高句丽和新罗,因此,佛教传入日本之年即为公元552年,据说佛教传入日本之初,就引发了日本佛教史上著名的崇佛与排佛之争,当时权臣苏我氏主张崇佛,而物我氏主张排佛,结果钦明天皇将佛像转赠苏我稻田为首的“崇佛派”,佛教也由此在日本传布。在日本,真正大力提倡佛教者,当首推圣德太子,其制定的《十七条宪法》第二条明文规定民众要:“笃敬三宝。”三宝者,佛法僧也,圣德太子又建造法隆寺,四天王寺等著名寺院,另外还潜心研读佛经,据说著有各种经疏,他的遗嘱更是:“世间虚假,唯佛是真。”
 
兵库一乘寺藏11世纪平安时代绢本着色《圣德太子像》
 
如今日本古装电视剧中的圣德太子形象,即以一乘寺藏像为蓝本。
       圣德太子后的日本朝廷,同样大力提倡佛教。天武天皇(673—686年)下令全国普建佛堂、置佛像、藏经卷,进行拜佛仪式。圣武天皇(724—749年)更令诸国建国分寺、国分尼寺,又建东大寺与大和法华寺,统辖国分寺国分尼寺。
    然而,普通劳苦民众,却是把佛当作能带给现世平安幸福的“异国之神”,他们并不能了解佛教的真谛,况且佛法是把个人的物欲、爱欲等欲望视为罪过的,宣扬以苦修苦行灭欲换得超脱,早期的佛教更是否定神性、摒除奇迹的,如此种种,都很难为大众所接受,故而初传入日本时的佛教,与日本原来固有的神灵崇拜,是彼此竞争、互为排斥的两种信仰。

    不过,到了公元八世纪末,日本民众的普遍信仰出现了变化,那时候日本很多地方都出现了神灵渴望成佛的传说,不少山川树石等大神的神灵,通过附体人身降下神谕,说作为神灵却偏离了神道而犯下重罪,由此遭受惩罚,如今想脱离苦海,皈依佛教,传道的僧人乘势响应诸神的渴求,建造放置神灵的菩萨像的场所,以满足大神皈依佛祖的愿望。
    这种传说本是各地佛徒刻意谋划,但对于民众的影响极大,各地纷纷建让神灵为了脱离苦海而皈依佛教的庙宇——神宫寺。

    神社是日本民众的基层信仰,而佛教是种普遍宗教,从这个时候开始,神袛信仰和佛教一边以各自的本来面目共存,一边又开始出现佛教对整个神袛世界实行包容、吸收和整合的现象,基层信仰逐渐结合普遍宗教,于此最终形成了日本独有的神佛结合的信仰,而这种信仰结构,可谓是了解日本文化思想的关键,从古至今,也构成了日本社会的精神核心。
 
311地震受灾民众以本为佛教仪礼之“合十”礼敬天皇,这种小节最能说明日本的神佛结合之信仰。
 
莫高窟45窟盛唐时代壁画,遭遇劫难的民众双手合十,祈祷菩萨解救。
         这两种原本矛盾对立的信仰最终的融合贯通,是由一代高僧,弘法大师空海实现的。
 
日本和歌山县金刚峰寺藏空海大师像
       弘法大师空海是日本宗教史上的巨人,其于宝龟五年(774年)诞生在赞岐国(今香川县),自幼好学,二十二岁时在奈良东大寺受具足戒,二十四岁即撰写了宣扬佛教优于儒家、道家思想的《三教指归》。804年入唐求法,在长安青龙寺师从惠果大师修习胎藏界和金刚界曼荼罗法,两年后携带佛典经疏﹑法物等返回日本,816年,空海大师于纪伊(今和歌山县)开创高野山金刚峰寺,日本佛教史上著名的宗派真言宗就此创始,在空海不断的努力下,823年,嵯峨天皇将东寺赐予空海,东寺随即成为真言宗的护国大寺,到了834年,宫廷内部的御七日法会,也全部规定由真言宗僧人住持,而东寺,也正是日本各地神宫寺的统辖总寺,神佛相结合的信仰才最终为朝廷认可并由此发扬光大。
 
日本宫内厅藏,平安时代(九世纪),弘法大师空海所书之《孙过庭书谱断简》。
 
弘法大师空海所书之《孙过庭书谱断简》细部
        至此,可以转入本篇另一主题“寺庙”了,日本的著名寺庙很多,这里不能一一介绍,只能选一代表,即奈良东大寺。

    东大寺的全称为“金光明四天王护国之寺“,据《东大寺要录》记载,天平五年(733年),在大佛殿以东创建的金钟寺是东大寺的前身,另《续日本记》有记,神龟五年(728年),四十五代天皇圣武天皇与光明皇后为早逝的皇子菩提建造了一座设山房,是为金钟寺的前身。天平十二年(740年)发生藤原广嗣之乱,当时又接连发生病疫、旱灾、地震,世乱时危,为求国泰民安,天平十三年,圣武天皇下诏各国兴建国分寺、国分尼寺,次年,金钟寺被定为大和国的国分寺,更名为金光明寺。
    当时,国都平城京附近有六座著名的寺院,而金光明寺位于平城京之东,故有东大寺之名。
 
奈良时期平城京附近六大寺地形图
 
东大寺鸟瞰
        东大寺的以大佛殿,也就是金堂为中心,在中门与南大门之间有东西七重塔的遗址;北面有讲堂;西面有戒坛院;西北是正仓院、转害门;东侧有二月堂、法华堂、开山堂等。寺域广阔,规模宏大,其整体布局,完全是参照唐朝最高级的寺院规制兴建的,如今在中国已找不到同类型及同规模的建筑。东大寺又是日本六十八所国分寺的总寺院,也是日本华严宗的总本山。
 
东大寺境域图
        这里还得说说八幡大菩萨。

    日本的佛教与神祗信仰融合兴盛之后,作为原本信奉大乘佛教的大型寺院,也开始吸收真言宗宣扬的密宗思想,逐渐接纳迎请某些特定神社的神灵,或者把寺院所属地的管辖神灵奉为该寺的守护神。

    八幡神原本是北九州宇佐地区,即今大分县的地方神灵,民众信仰八幡神有去灾除厄、保佑耕种、育儿护生等诸多法力,到了奈良时代,又被尊奉为以武力守护国家免遭外敌侵略的武神,8世纪初期,应神天皇、神功皇后以及仁德天皇被赋予了神格,成为八幡信仰中膜拜的对象,之后又在神佛融合信仰的影响下,贞观元年(859年),八幡大神以大菩萨的形象,被作为王城的守护神而奉请到石清水神宫,是为典型本地垂迹。
    所谓本地垂迹,是指佛教中的菩萨,天王化为神灵在日本各地垂迹显形之意,反过来,日本所有的神灵都是佛与菩萨的化身,八幡大菩萨是具有菩萨相貌的八幡神,是神佛融合信仰为大众普遍接受信奉的最直接的体现。
 
一百零七代天皇后阳成天皇(1571-1617年)记述天照大神,八幡大菩萨神旨之墨书发帖。
        东大寺竣工之后,寺僧把宇治八幡神宫的神灵接请到寺院附近的梨园宫,之后又将神灵迁到寺院内的手向山,八幡大菩萨就从此成为东大寺的守护神。
 
日本国宝,东大寺藏僧形八幡神像。
 
日本国宝,镰仓时代之东大寺开山堂。
        东大寺开山堂中珍藏着两尊雕像,一为东大寺初代住持良弁僧正,一位镰仓初年重建大佛殿主持僧重源上人。
 
上为日本国宝,平安时代良弁僧正像;下亦日本国宝,镰仓时代重源上人像。
        东大寺起初只有大佛殿建成,三年后堂塔等就按住也陆续完成,伽蓝也完成,可是到了源平战争之际(1181-1182年),寺中多坐建筑因战火而烧毁,日本工匠无力修复,当时主持修复工程的日本高僧重源三度入宋,聘请南宋建筑匠师到奈良建寺造佛。1183年,大佛殿等建筑重建工程才顺利完工,重源上人之像从此被供奉于东大寺中。
    东大寺中最著名的雕像,应为塑于江户时代的鉴真像。753年,唐朝大明寺鉴真和尚历尽艰辛东渡日本,就在东大寺大佛殿前临时建造的戒坛上为圣武天皇等僧俗授戒,为纪念鉴真和尚,人们制作了多座鉴真像,流传至今的有两座,一座为唐招提寺的鉴真像,另一座即东大寺鉴真像。
 
日本国宝,东大寺戒坛院千手堂所藏江户时代鉴真干漆坐像。
        这里要说一下这种干漆像,所谓的干漆像,是日本人定下的名称,按唐土说法,应该称之为“夹纻漆像”。

    在佛教的发源地印度,有所谓“行像”的仪式,所谓“行像”,就是宗教庆典之时,信众须迎请佛像,佛教子弟就把佛像请出寺院之外的地方,供僧俗二众朝拜礼敬,若是石刻雕像,那不便搬运,而且即使是木刻雕像,一尊全木佛像,同样难以“行像”。“夹纻漆像”工艺的出现,与“行像”仪式密切相关。佛教传入中国后,“行像”的传统也风行于中国,夹纻之法随之广泛应用。

   “夹纻”之纻,《说文》释:“细者为絟,布白而细曰纻。”所谓的“夹纻”,也就是以麻布与漆互相层层相迭,利用麻布的张力结构与漆的粘性,在所塑的器形干固后,凝结成为坚固的形像。夹纻制作必先有胎。早期的“夹纻”工艺只限于一些简单的物器,大都为圆形或方形,随着工艺的精进,人们开始以此制作佛像,先以泥土为胎,先塑成完整的像形泥,之后再以纻麻布配生漆调以瓦灰层层交错。生漆加瓦灰晾干之后坚固异常,加上纻麻的张力,可轻易塑制各种像形,之后再将泥形内胎挖出,整个塑像就成为内心中空之体,重量大为减轻,最后表面再以生漆调色加以打磨绘描,再贴以金箔,一座“夹纻漆像”就此完成。
 
“夹纻漆像”制作示意图
         梁简文帝有《为人造丈八夹纻金荡像》,可见夹纻漆像起源甚早,大为兴盛还是在唐时,传说鉴真东渡时,也将这种“夹纻漆像”传至日本。
 
1980年,日本唐招提寺森本孝顺长老“行像”,陪送鉴真像至扬州。
        现在东大寺内的大部分建筑,都是几经兵厄火灾后重建的,只有少数几座平安时代的建筑留存至今,一则是正仓院。
 
位于东大寺西北隅,建于公元750年之正仓院。
        正仓院为干栏式木构,面阔33米,高14米,进深9.4米,分北、中、南三仓,其中收藏自圣武天皇以来上千件宝物,是世界上绝无仅有的宝库,正仓院另有专篇,这里且讲东大寺中另一奈良时代的建筑遗存——法华堂。
 
       初建于天平十八年(746年)的法华堂是东大寺中最古的建筑,法华之名,多半源自《法华经》,《法华经》是《妙法莲花经》的简称,这部佛经一个特别的主张,即在家者,包括皇室王族在内,只要对代替他们出家修行以求悟道的僧侣进行供养布施,他们就能跟后者结缘以致解脱,某种程度上,《法华经》承认了被释迦牟尼否定了的家室、财产、王权等,因而成为极大影响佛门信仰,只是这东大寺法华堂与《法华经》似乎并没有多大关联,其为世人所重一方面是其建筑本身,另一方面则是因为置放于堂内的十六尊奈良时期夹纻漆像。
 
法华堂中夹纻漆像位置图
 
法华堂内景
        夹纻漆像的制作工艺,本篇已有介绍,法华堂的十六尊漆像为世间绝品,将其与敦煌莫高窟中唐代塑像对比,尤其感觉其时两国文化交融之深。
 
法华堂中日光菩萨像(左)和月光菩萨像(右)
 
执杵金刚神像
 
吉祥天像
        十六尊像中又有登峰造极之作,是为法华堂本尊——不空罗索观音像。
 
日本国宝,东大寺法华堂,奈良时代之不空罗索观音像。
        罗是捕获野兽的绳。索是钓鱼的线。罗索观音,就是以慈悲的绳和线救出众生脱离苦海的菩萨,因为准确无误、没有遗漏地救苦救难,故冠以“不空”。 
    不空罗索观音像的形状不定。脸有十一、十三面多种,而东大寺法华堂的不空罗索观音,为一面三眼八臂形,这尊也是夹纻漆像,而宝冠以及冠上的化佛,为银制。
 
不空罗索观音像详释图
        日本有多座不空罗索观音像,而法华堂得这尊最为精美且最为古老。

    参观东大寺,一般都是由南往北行进,如此游历必然经过南大门,东大寺南大门,也是日本国宝,是镰仓时代著名的“大佛样”遗构。
 
日本国宝,东大寺镰仓时代之南大门。
       “大佛样”旧称“天竺样”,与镰仓时代日本另一著名建筑式样“禅宗样”一样,都取法于中国,十二世纪,东大寺建筑大部分毁于战火,日本名僧重源上人东渡,聘请宋朝匠师赴日重修东大寺大佛殿,故有人将这种从宋引进的“天竺”建筑式样,称之为“大佛样”,这种建筑式样在日本并不兴盛,只有极少数留存至今,东大寺南大门为其中代表。
 
南大门局部之一
 
南大门局部之二
 
日本国宝,镰仓时代之南大门左右力士像。
        据中日两国的诸多学者考证,“大佛样”源自于中国福建,有浓厚的闽域风格,将1199年建造的东大寺南大门与964年建造的福建华林寺对比,识者自能了然“大佛样”建筑的源流发展。
 
东大寺南大门梁架
 
福建华林寺梁架
        进入南大门之后,即是东大寺建筑——大佛殿。
 
大佛殿影像之一
 
大佛殿影像之二
      1180年,东大寺在战乱中被毁大半, 1183年,东大寺大殿在重源上人主持下重修完工,到了,到了1567年,在三好、松永之乱中,大佛殿再次被烧毁,1709年,大佛殿又一次重建完工,现存的大佛殿,即1709年重建之构。
    大佛殿又称金堂,堂前有一座八角铜灯笼,见证了大佛殿的三度毁兴,铜灯笼本身也屡遭毁坏屡次补铸,其初造时的铜铸镀金之的火袋羽目板残件,亦藏于东大寺。
 
日本国宝,东大寺大佛殿前奈良时代铜铸灯笼。
初造时的铜铸镀金之的火袋羽目板残件
 
初造时的铜铸镀金之的火袋羽目板残件细部
       现存大佛殿正面宽57.5米,7开间;进深50.5米,同样为7间;高52米,双檐四坡顶,是世界最大的木造建筑。
 
大佛殿正门构架
        最为人注意者,是大佛殿正面下层屋檐上之拱形披檐——“唐破风”。
 
东大寺大佛殿唐破风
       “破风”是建筑正门屋顶上的一种装饰部件,两侧凹陷,中央凸出,“破风”有多种式样,据说源自中国。
 
破风示意图
 
元代赵雍之《夜宴图》局部,画中建筑正檐上即有“破风”。
       “唐破风”为“破风”中一种,镰仓时代开始盛行,日本的神社寺庙多见这种结构,东大寺大佛殿“唐破风”为日本最古老的破风之一。
 
大佛殿“唐破风”下部
         大佛殿中即为世界上最大的铜佛像。其铸造始于天平十九年(747年),胜宝四年(752年),由天竺僧人菩提仙那主持大佛开眼仪式。佛像身高16.2米,脸长4.8米,耳长2.6米,大拇指长1.6米,为铸造这尊铜佛像,共用熟铜444.5公斤,金39.2公斤,水银220公斤。佛像曾两度毁于战火,如今的佛像是江户时代重修的,铜莲座上的莲花瓣部分还是八世纪初铸时原物。
 
大佛殿内景
 
铜佛内构及铸造示意图
 
一年一度的“佛身除尘”
 
卢舍那铜佛
       大殿内右后方有一柱,柱子的下端有个孔洞,传说钻过此洞可以让人变得聪明,又能保佑平安,大佛殿中常有儿童排队钻来钻去,有些大人也试图尝试,不过多半卡住,,只有烦请殿中僧人拉出,所以金堂内并非总是一派庄严肃穆,时时也有欢笑之声。
 
钻柱旧影
         出大佛殿往西,即是江户时代建造的二月堂。
 
东大寺钟楼及二月堂鸟瞰
 
二月堂
        二月堂为陡坡地建筑,四坡顶,四面有回廊,登临其上,够俯视整个大佛殿和眺望奈良市区。
    一年一度的“修二大会”就在二月堂举行,最热闹的是祭典中的一日午夜,僧侣会挥动巨大的火把在二月堂回廊上奔跑,大量民众想方设法要沾到火屑,因为相传这样就可以躲过坏运,还能得到神佛的赐福。
 
僧侣会挥动巨大的火把在二月堂回廊上奔跑
        而第二天的清晨,则有汲水活动,僧人汲取只有当天才會在寺中涌出的水奉献神佛。
 
二月堂之出水龙
        总之,东大寺是一所世间无二的寺庙。
 
大佛殿后院
 
        东大寺中有许多不避生人的神鹿,当你离开离开寺庙之时,僧人会和神鹿一起与你拜别——这种善良有礼何尝不是一种美丽?!他们的国土现时正遭受厄难,又教我如何不为之挂念祈祷呢!
 
本篇转载自(朱衣点头的日记)谢谢了。

 版权所有:竞技宝|电竞竞猜平台寺庙所有
技术支持:******